流光殘月

雜食慢更()
什麼都有,什麼都沒有,慎fo。

偷偷來蹭個歐氣!

奶香鸡胸肉:

转发这只奶香锦鲤
祝福各位心想事成
能像后面各位小仙女一样
要啥来啥
我就不说我自己了
毕竟今天早上刚刚出了超稀有
感谢神仙画手 @ㄤon
本条已开放转发
请不要忘了来还愿

发现时早已为时已晚。

那病就如毒素般,慢慢的侵入全身。
先是渗入皮肤,然后随着血液蔓延至全身,感染所有脏器,最后深植骨髓。
感染时毫无徵兆,直至感染末期才过于迟钝的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

平时仍和常人无异,在旁人看来,你与平时没有丝毫不同,过于淡薄的症状让你几乎以为你还很正常。

而异变总在夜深人静时开始。
脑内嚎啸着,嘲笑着无药可救的你,体内的每一滴血液无不奔腾,诉说着你染病的事实。
你不禁想到一些画面,那些过去从不在意的琐事被你一再放大,所有的过往都带有全然不同的意义。千百种感触于你心中,狠狠的撞击着每一处,每一次都是种不同的感受。

你最终不得不承认,你病了,还病得太重。
你对这病毫无办法,只能任由它在体内作乱。
而这病魔还有着个好听的名字。

爱情。

[归朝百欢/05肖戴]或许

校园paro
是糖

或许错过,或许重逢
_____________________

  戴妍琦再次见到初恋是在她的二十五岁。

  当时她站在栏杆前,俯视着搬家公司的卡车在她住的大楼门口停下,看着工人一次次的搬运傢俱摆饰,挥汗如雨。
  戴妍琦一眼就看见那溷迹于其中的身影,那人穿着白衬衫,像白鸽轻盈展翅,翱翔穿梭于市井街道,在一群只穿着背心的工人裡那单薄许多的身影显得尤其突兀。他抱着个大纸箱,推测也是他的家当之一,边角都让他给弄皱了。像是在确认工人的进度,又和他们说了几句后,那人才终于走进大楼内,消失于戴妍琦眼际。

  从邻居的閒话家常裡,戴妍琦很快便得知对方和自己同岁,是个有些拘谨的年轻小伙子。而当见到这位新邻居的面容时,她立即知道对方名叫肖时钦。原因也无他,他们早就认识了。

  「还真是好久不见啦!」

  她率先向对方打了声招呼,只见那人面色略带些惊讶,
  「确实挺久的。」肖时钦推了推镜框,戴妍琦认识他太久了,以至于她知道这个动作代表面前青年内心的不知所措。

  纵使几年不见,在閒聊几句后两人惊讶的发现他们仍熟知彼此,那些过去彼此熟悉的细节逐渐再度浮现在两人脑海,彷彿他们还是高中时期的戴妍琦和肖时钦,每天腻在一起挥霍青春美好时光。

  他们最早是于高中相遇。

  在戴妍琦的高中时期,她就和大多数的女学生一样,喜欢着校裡的校草学长。人家学长能文能武,颜值和学校成绩这些基本条件不用说,又是篮球校队,有时还会在课馀时间抱着吉他自弹自唱。或许其中也怀有些跟风心态,但无论如何,当时的戴妍琦和其他同学一样当着学长的小迷妹,是会到球场看学长斗牛,见学长走过窗前会发出高分贝尖叫的那种。

  而当时的肖时钦呢,不过是她所参加社团所遇见的一人罢了。

  说起来他们两人的相遇是场意外,但并非当时戴妍琦心中所期盼如电影情节般的浪漫偶遇。
  那时的她对于新进学校这天怀抱着许多美丽的憧憬,盼望能在这新地方有着什麽不凡的际遇。可现实是残酷的,这一整天裡她什麽也没碰着,
漫画裡的情节都是骗人的!戴妍琦难过却又不怎麽意外的想着,也不注意看路,还真就撞上了一个人。

  对方估计也分神了,这一下撞得还挺重的,戴妍琦脚步一个没站稳差点就跌坐在地,对方则是手裡的的东西全掉了,透明文件夹裡的纸散得满地都是。

  「抱歉抱歉。」戴妍琦首先向对方道了个歉,「没,没事。」对方看来也有些慌乱,「是我没有注意看路。」青年边说边捡拾起散落的纸质文件,戴妍琦见了也一同帮他,在这期间两人就这麽沉默不语。
  「……谢谢!」在捡起最后一张纸而将其收入文件夹内,那人向她道了声谢。戴妍琦还想再说些什麽,却只见那人看了眼手錶,随即快步离去,连声道别都没提。

  而得知对方名字又是在她入社团之后的事了。
  选社团时戴妍琦直接跳过了那些明星社团,而选择一个看名字就知道挺休閒的电影欣赏社。原因也挺简单,戴妍琦表示那些热门社团活动太多,太累了她吃不消。
  第一次的社团活动时,她看着社长于讲臺上长篇大论,滔滔不绝说着社团未来的走向发展,颇有一番辩论社的架势。听着听着眼神和心思也逐渐漂移神游,戴妍琦开始观察起这陌生教室裡的一切事物,自教室摆设至窗外视野,最后乾脆看起了和她一同坐在这教室裡的同侪,观察起每个人在此刻的颜面表情以及在臺下的各种小动作。

  然后她看见了他。

  和第一次见面相差无几,那人仍是一身整齐乾淨的打扮,熨烫过的白衬衫服贴的垂下,眼镜这次倒是不再歪歪斜斜的挂在鼻梁上。
  他坐在前排的座位,似乎很认真的聆听臺上的发言,一本笔记本摊开在桌面。他的视线大部分停留在臺上,偶尔低下头,在笔记本上书写纪录着些什麽。浏海有些遮挡他的眼睛,从戴妍琦这角度可以看到对方低垂的眼角若隐若现于浏海的阴影下。

  她到后来才知道对方名叫肖时钦,是社团的主要干部之一。

  或许因为初次见面的时机有些特殊,两人竟也这麽熟悉起来,两人不时也有了些对话。

  「小戴,期末准备得怎发样?」
  两人坐在窗前,阳光透着玻璃撒落在两人身上,肖时钦看着戴妍琦的髮丝在阳光渲染下透着些淡薄金色。
  戴妍琦闻言一笑,「肖时钦学长!」她的眸子闪亮,不过肖时钦早猜到了她的心思,
  「别别别,你用这称呼肯定又是要我帮你什麽。」他摆了摆手,眼神却看不见丝毫无奈。
  
  「说吧,这次是什麽不懂?」
  
  严格来说,戴妍琦并不算是普遍定义上的学渣,成绩也还在中上程度,但和肖时钦比起来就算不上什麽了。肖时钦这个人,虽然看来普普通通,在人群中不会是个多显眼的存在,就是在成绩方面却异常突出。在知道这事后戴妍琦偶尔也会抱着讲义来找他解惑,对此肖时钦也总不厌其烦的协助,在放学无人的空教室裡,两人佔据窗边一隅,在西落的夕阳映衬下解着题,聊着天。

  那或许就是最接近爱情的时刻了。但当时的两人都丝毫不曾注意到这点。
  
  青春是段跌跌撞撞的旅行,拥有着后知后觉的美丽
  或许就像歌词所述,人总后知后觉的了解到青春时光之美好。戴妍琦也是如此,发现自己陷入恋爱的漩涡之中时满溢青春的高中生活早已所剩无几。

  她最后一次见到肖时钦是在他的毕业典礼上。两人相差一届,戴妍琦就和其他同届生一样坐在臺下,看着臺上的学长姐们,她环顾四周,试图寻找那熟悉的身影。
  她听见有提到那人的名字,寻着声音看去,肖时钦就站在舞臺侧边,手裡抱着花束,两人距离不过数呎。
  像是察觉到她的视线,肖时钦转过头,两人视线就这麽对上。戴妍琦在臺下可以清楚的看见对方脸上展露出的笑容。
  恍惚间戴妍琦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就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是因为什麽原因。

  从此之后肖时钦这人就消失在她生活裡,整整四年。

  戴妍琦原以为他们的缘分仅只于此,一旦错过就再也无法寻回。也没想到命运竟开了她这麽一个玩笑,而现在肖时钦又走入了她的生活裡,还跟她住同栋大楼呢。

  或许她错过了些什麽。那些日子早已无法挽回,并淹没在现今生活所带来的一切压力和劳累之下。那些天真岁月成了一段段美丽回忆萦绕在脑海,偶尔像投石入潭所激起的沙石般,因现实的一些所见或感触而再度忆起,但最终仍会沉淀下,回归脑海的最深底处。
  但那又何妨?
  岁月纵然已逝,她仍有现下光阴。而现在神给了她个机会,戴妍琦不会也不愿再错过。

  或许,有些事她可以重新开始。

Fin

黃少生日快樂!
入坑第一次画生賀(>///<)

花是罌粟,又名英雄花
罌粟花箴言挺有趣的,覺得很適合黃少就画了

归朝百欢——发糖专题联文企划

謝謝老師們肯帶我玩!

江时夏_向死而生:

您安,这儿时夏!这一次想要弄一个联文企划,是一个发糖的企划!
要求:婉拒黑遍等段子,ooc过于严重,玩梗严重。如果可以,字数尽量2000+。中长篇尽可能不超过五个部分。根据企划名字应该可以看出来,总篇数需要100。老师们如果决定要参加,每人篇数硬性要求至少一篇希望可以理解。
CP:随意,bg/bl皆可。婉拒乙女向三人及以上以及all向。无cp友情向如果有老师想要挑战也支持。
参与形式/tag:企划专属tag归朝百欢,如果这篇文参与企划,请打上tag。发文格式尽可能为[归朝百欢/xx(第几篇,具体请稍微瞅一眼tag吧)]xxxxxx
截稿日期:世界末日
注意:老师们进入企划组后,至少要有一篇参与企划的文,其余随意,看老师们的心情了。出于截稿日期非常的不严格,所以不用有压力。但是……不催,也请依照自身能力和惰性尽快。真的拖到世界末日我会疯掉的……[搓脸]
参加人员(目前):
@温糖苏打水
@annsama
@清羽琪墨
@无名氏-咕咕咕选手
@流光殘月
@手速为零的某狐狸
@时晚春
如果能够写完的话,会考虑出本。
想要参加的老师请加群:457019376
向所有的老师比心!


小藍生日快樂!
努力湊了兩張來慶生(>///<)

一個預告
難得磨出覺得不錯的東西(快樂

未眠

※一個睡不著的產物,大概很意識流。
※cp豐臣太刀組,雖然自己那時候想的是一期三日不過看作無差似乎也沒問題(?
※ooc可能有


一期一振拉上书房的纸门。

  他才刚处理完所有的文书作业。平时负责文书处理的长谷部远征去了,於是审神者让身为近侍的他来代劳。在看到那堆积如山的文件时,一期才终于能瞭解为什么没有其他刀自願做这项工作,但毕竟是审神者派下的任务,一期还是老实的尽力将其完成。

  回过神来才发现时间竟已临近子时,不过眼看工作也即将完成,一期这才鬆了口气,迅速完成剩下的部分后便向粟田口房的方向走去。

  夜晚的本丸十分宁静,没有了平时的那些喧闹声,竟让一期觉得有些陌生。

  大概是因为已临近深夜,回去的路上一期一振并无遇见任何人,夜色静谧,凉风徐徐吹来,一期享受著在炎炎夏日这难得的沁凉,思绪也随之逐渐飘至別处。

  来到这个本丸也有一段时日,对于本丸的运作方式他也瞭解得差不多了,与其他刀剑也并无相处上的隔阂,日子甚是平和。

  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有什么事被遗忘了。像是被尘封在遥远的地方,他知道其存在却总是找不到。

  但那与现在的自己又有什么关联。

  现在的一期一振,为了保护历史而穿梭时空四处征战,沙场之外则是和大家住在一个屋簷下,弟弟们也都在身旁,没有人再被落下。每日过着如人类家庭般再平凡不过的生活,这战争与日常交错的日常他也並不会感到厌倦。

  总觉得还是少了什么。

  微风轻拂,一抹粉飘过他面前,打断了他的思绪。

  下意识的将它抓住。

  摊开掌心,粉嫩的花瓣静静的躺在丝质的白手套上,还带着刚盛开的娇嫩。

  目光随着风的来向外看去。月光撒在庭院,为一切铺上了层柔和的银,而在其中最为注目的莫过於那棵位于庭院中央的樱花树。

  本丸的庭园中有一棵古老的樱花树,不同于一般的树,它的花期从不固定,就连审神者也自称无法预测,「或许它已经拥有神格了吧!」,审神者曾这么笑着告诉过他。

  夜风轻摇枝幹,落樱点点,在月色的点缀下,怒放的樱花显得娇艷更盛。

  总觉得似曾相识。

  视野突然的模糊让一期一振险些摔倒,他跪坐在地。视野所见的一切被打散成模糊的晕影,再重新的排列而聚焦起来。

  这景象他是见过的。

  可他应该是从未见过夜樱啊,他这么反驳著自己,心中却也不是那么的肯定。
  过去的一期一振,是否也见过如此景色?

  断续的残破片段在脑海中飞快闪过。
  散落的樱花被风撩起,新月的微光为其点缀,繁华中却透露了一点萧瑟。

  曾经在那樱花树下的身影

  是谁?

  他不知道。
  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金色的眼眸闪烁著,温热的液体突然的自眼眶泛出。

  为什么哭呢?

  这个问题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一切早已被那场大火抹去,留下的只有零碎的记忆。
  犹如玻璃的碎片般,
  他试着将它们拼凑,却总是找不到最关键的部分,只是徒然把自己扎得伤痕累累,却一无所获。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放下这过去一切。

  但那些回忆总紧抓着他不放。不断的提醒著他,一期一振,忘却了那些过往的事。如魔鬼的低语,逐步侵蚀著他的思绪。
就像回到那场大火一样。

  或许就此沉沦才是最好的方式,他自暴自弃的想著。

  他闭上眼睛,任由黑暗逐步吞噬他的所有,凝重得令人窒息。




「一期」黑暗中,有谁在叫著他的名字。

「一期一振」如引路人般,那声音将他的思绪带回。

  睁开眼,一弯新月近在咫尺。

  他愣了会,才意识到那是三日月宗近那双带月的眸子。

「三,三日月阁下?!」一期这才注意到他们两人过於接近,他幾乎可以细数对方的睫毛数。急忙的拉开距离,对方却显得毫不在意。

「你还好吧?」

「您怎么……」

「老头子我睡不着啊,想说出来散散心,」三日月宛然一笑,「没想到还能见到如此美景。」

「三日月阁下。」一期一振突然的開口,逐字逐句都帶有著萬分的謹慎。

「我好像……忘记了一件事」不等三日月回应,他继续说了下去,

「一件很重要的事。」

  三日月许久没有回应,一期一振看了过去,却发现对方和方才的自己一样。美丽而古老的太刀正望着飞落的樱花,带着新月的眸子此刻有些恍惚。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野心太甚,妄想掌握所有的繁华。」


  一期一振一愣,再次转过身却发现三日月仍旧看著漫天飞散的樱。

「三日月阁下,我……」

「怎么了?」眸子里带着柔和的笑意,如同平时一般。方才的一切恍如幻觉般,一期一振甚至觉得是自己产生了幻聽。

「时间也不早了,该回去了。」

「三日月阁下!」

「我……」心裡湧出千万言语想要倾诉,却像是有什么哽著,一期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那份心情,到底是什么?

  有什么鼓动燥热著,心癢难耐却无法开口诉说。

  若说出来现在的一切是否会就此消失?

「一期。」他看见那美丽的太刀叹了口气,

「如果忘了,用新的记忆填补不就好了?」一期愣著,不等他下一步动作,一双带着薄茧的手抚上了他的脸。

「不论过去现在,此刻位于此的一期一振就是你,不是吗?」带些凉意的手迅速抽回,三日月俯身整理衣物,不顾对方反应的向寝室的方向走去。

「不早啦,回去吧。」三日月又说了些话,一期却什么也没聽进去。

  窒息之感早已消散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那发红的耳尖,以及彷彿激烈运动过后的高速心跳。


  这还真是,太糟糕了。

Fin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者就不要妄想拥有“脑残粉”了,没有的,不存在的,人家都是想看CP来的。你不写CP,成天夹带私货,人家掉头就走了。


想放飞当然可以,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但一边希望受欢迎,成天要热度要读者反馈;一边又不想迎合市场,不参考读者的反对意见。世界上哪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


不要太自以为是,不要以为自己写作技术很高超,不要以为自己创造的原创人物很可爱。哪怕你的故事真的很好很精彩,那也是因为原作角色本身就足够有趣,才支撑了这个故事。没了原作我们什么都不是。不要把原作的魅力误当成自己的魅力,这是同人作者应有的自觉。






虽说忠言逆耳苦口良药,但知道你听不进去,我就不到你面前找不痛快了。


写出来也不过就是实在不想憋着。


与诸位作者共勉。






--------6月28日补充内容--------




这两天收到了很多人的评论,补充说明一下:


这篇随笔是我以一个写手的身份,站在同人创作者的角度,写给诸位同僚的话。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作者场合。写的是同人作者如何自处;是同人作者怎样看待自己;与读者觉得作者厉不厉害没什么关系,也不相矛盾。所以从读者的角度来说“我觉得XX作者就很厉害啊我愿意做她的铁粉她就算写原创也超棒棒”这种话,在这个场合说其实是错过焦点了。


其二,最初写这个确实是因某位作者有感而发,但最后写出来的内容并没有针对谁。大家都是创作者,也许今天我还能站在这里说得头头是道,明天我也会迷失自己,会成为别人笔下的谁谁。每个同人创作者都需要保持清醒。这些文字写给每个愿意自省的人。没必要去猜测我在指责谁——更不要在这里意有所指的艾特谁(艾特的我都删掉了)这种行为只会让这件事变质。


第三,这篇文可以在lofter内转载,不需要跟我要授权。转载到其他平台请提前告知我。谢谢。




ps:不要因为这篇文章fo我啊,我只是偶尔有感而发写了这个东西,不代表我的水平有多高,我也不是啥文坛巨匠,一个路人写来警醒自己的浅见而已。你们如果觉得有点用就看看,觉得我是胡说八道不妨大笑一声扬长而去。


我平时just写写辣鸡相声文,而且我写的CP你们也未必关注,fo我没意义啊( ;´Д`) 你们fo我弄得我鸭梨好大。

请尊重每一位产粮者

非牛顿流体:

抱歉我有几句话想说。




从18年开始ky陆陆续续的多了起来,我不喜欢和人争论所以从未对任何事情发过言。




但是我今天有几句话想说。




同人这个圈子本身就是因爱发电因爱爆肝。




能和任何一位太太同属一个圈子都是我莫大的荣幸。




身为一个写过几篇文的文手,我很清楚的知道写一篇文需要大量的构思以及数个小时的码字和修改。




我想画手老师们也是如此。




看一篇文需要几分钟,一张图需要几秒。




可是产粮的太太又花费了多少心思?




直到我真正拿起笔,将我的作品发表后我才发现,看到自己的作品被喜欢被推荐的高兴是我浅薄的语言所无法描述的。




于是我开始去表达对太太们赞美与喜欢,开始去评论,去写长评。


我想那是我应该去表达的。




一个同人作者,被否定的有两件事情。


一是抄袭,二是ooc




我们有责任去反对与抵制。


但是请搞清楚什么是抄袭。




原著里出现的情节和经常出现的梗并不是抄袭。


是老师们对原著的一种运用。




请不要把抄袭挂在嘴边更不要用它去攻击别人。




我认为有句话说的很对。


只要官方没有盖章他俩是一对我觉得所有的cp产出都是ooc。


以ooc去攻击ooc难道不是个笑话吗?




我说认为的ooc是脱离人物性格


比如哭的梨花带雨万般柔弱的雷狮。




ooc是对一个作者的否定,所以也不要去用它攻击产粮者。




此外,请各位阅读一下每位关注的老师的首页。




乐乎的转载是:转完了就会存在自己的首页上,就算原作者把文章删掉了,你那边还是会保存。太太如果删文了就是希望自己的这篇黑历史可以永远消失掉。


一般不希望被转载的太太首页的简介都会有标明。




看到美好的东西想要分享是人之常情,但是请大家务必征求原老师的同意和授权并标明作者和出处。




这个是一个作者花费很长时间产出的东西,只是想标明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归属权。


这个要求我真的觉得一点也不过分了。




请不要说出,“我觉得这个更像对家。”这样的话。


我认为这是对一位产粮者的不尊重和污蔑。


tag打的清清楚楚就不要再去叨饶作者老师了。






看到喜欢的就去赞美,去向作者表达你的喜欢,每个太太都会喜欢讨论剧情与互相欣赏。


请尊重每一位产粮者,无论是太太或者刚入圈的小透明。






仅代表个人观点,不要带入任何人。)


(此篇单独开放转载,请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