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殘月

慢更

夢のまた夢


把上次的文稍作修改跟加长
※cp一期三日
※ooc可能有请自行避雷

  三日月不是没有想过一期。

  百年来对于那些过往的记忆,他可从未忘却。
  但这並非思念。也只有在看见粟田口的短刀时,才偶尔想起他们的兄长-一期一振 吉光,曾和自己在丰臣时期相处过一段时日。
  他並不是特別的想念一期一振,三日月一直是这么认为。

  直到他们再次相遇。

  些许樱花瓣自锻刀房内飘出,象徵著新同伴的到来。
  算是出于好奇心作祟,也因为閒来无事,三日月与其他刀一同前往锻刀房以迎接新的同伴,但他可未曾想过对方竟会是熟悉的故人。
  青空色的发丝依旧如昔,流金似的眸子里却彷彿少了些什么似的,显得有些陌生。「我是一期一振,吉光唯一的太刀之作,藤四郎们都是我的弟弟。」温润的嗓音简洁的介绍了自己,「一期哥!」身旁的短刀们不约而同的跑上前去,抱住那个他们思念已久的身影。
「吉光」不自觉的唸出了那个尘封已久的名字,一期一振此时也转过身,两人的视线就这么的对上,那双金色的眸子却带有些困惑。
「您是……?」

  从先前与审神者的谈话中,三日月早已得知一期一振的状况。然而当他真正聽见一期说出这话时,那带着月牙的眸子还是不免流露出一点失望。

  他知道,那早已不是他所熟识的一期一振吉光。

  不是曾和他在丰臣宅邸共度时日的一期一振,那把曾经协助天下人战胜无数敌军的刀,早已消逝在大阪城的火焰中。现在的一期一振,没有任何关于过去的记忆,而三日月宗近这名字,在一期看来,大概就如同陌生人般。

  三日月宗近对于自己心情的转变感到有些惊讶,他一直认为自己不会在意这些,一期一振只不过是曾与自己共事的夥伴罢了,而这想法却在他见到对方时瞬间崩解。

  或许他比自己所想的还在乎。

  三日月做了个梦。

  他回到了大阪城,他们的相遇与离別之地。
火焰毫不留情的将身边的一切繁华吞噬殆尽。那双带着月牙的双眼却未曾在这些残骸上有所停留。一抹青蓝色早已映入他的眼帘。
「三日月……?!」对方显得十分惊讶,张大了眼睛看著他。
「嗯,我在。」三日月柔声应答,带着新月的眸子里有什么流动着。
「……让您见到如此不堪的样子还真是失礼了。」跪坐在三日月前方,一期一振苦笑着道。火焰已经烧及刀身,他的样子看来有些狼狈,眼神却依就如故。与天下人征战的那份傲气丝毫不减,其中却又多了一丝柔情,三日月知道那是独属于他的那份温柔。
「御前大人。」许久未曾被提起的那个称呼,如今说出口竟显得有些陌生。三日月想再说些什么却一时语塞,两人就这么对望许久。
「三日月殿,我没事的。」
  最後是一期打破了沉默,「所以……」他勉强站起身子,並将眼前的人拥入怀中。
「別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轻声於耳边细语,话语中带有些不捨,又含有些许留恋。
明知道这不过是个梦境,三日月却觉得这个瞬间比起所有一切都还要真实。

  睁开眼,夜色静谧,没有那灼热的火焰,一切回归现实。
但怀中那残留的余温,却又令一切无比真实。

  有形之物终究消逝,更何况那虚无缥缈的感情?

  草草披上外衣,像是想离开这令人窒息之地,三日月步出房间。
「……骗子。」
  细语被肆意的风打散,消失於夜空中。

梦终归是梦

-------
※标题来自 【露と落ち 露と消えにし 我が身かな 浪速のことは 梦のまた梦】

觉得三日月对于感情这块果然还是不瞭解吧,直到失去才瞭解到对方对于自己是如此重要。試著寫出這樣的感覺吧。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