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殘月

慢更

[归朝百欢/05肖戴]或许

校园paro
是糖

或许错过,或许重逢
_____________________

  戴妍琦再次见到初恋是在她的二十五岁。

  当时她站在栏杆前,俯视着搬家公司的卡车在她住的大楼门口停下,看着工人一次次的搬运傢俱摆饰,挥汗如雨。
  戴妍琦一眼就看见那溷迹于其中的身影,那人穿着白衬衫,像白鸽轻盈展翅,翱翔穿梭于市井街道,在一群只穿着背心的工人裡那单薄许多的身影显得尤其突兀。他抱着个大纸箱,推测也是他的家当之一,边角都让他给弄皱了。像是在确认工人的进度,又和他们说了几句后,那人才终于走进大楼内,消失于戴妍琦眼际。

  从邻居的閒话家常裡,戴妍琦很快便得知对方和自己同岁,是个有些拘谨的年轻小伙子。而当见到这位新邻居的面容时,她立即知道对方名叫肖时钦。原因也无他,他们早就认识了。

  「还真是好久不见啦!」

  她率先向对方打了声招呼,只见那人面色略带些惊讶,
  「确实挺久的。」肖时钦推了推镜框,戴妍琦认识他太久了,以至于她知道这个动作代表面前青年内心的不知所措。

  纵使几年不见,在閒聊几句后两人惊讶的发现他们仍熟知彼此,那些过去彼此熟悉的细节逐渐再度浮现在两人脑海,彷彿他们还是高中时期的戴妍琦和肖时钦,每天腻在一起挥霍青春美好时光。

  他们最早是于高中相遇。

  在戴妍琦的高中时期,她就和大多数的女学生一样,喜欢着校裡的校草学长。人家学长能文能武,颜值和学校成绩这些基本条件不用说,又是篮球校队,有时还会在课馀时间抱着吉他自弹自唱。或许其中也怀有些跟风心态,但无论如何,当时的戴妍琦和其他同学一样当着学长的小迷妹,是会到球场看学长斗牛,见学长走过窗前会发出高分贝尖叫的那种。

  而当时的肖时钦呢,不过是她所参加社团所遇见的一人罢了。

  说起来他们两人的相遇是场意外,但并非当时戴妍琦心中所期盼如电影情节般的浪漫偶遇。
  那时的她对于新进学校这天怀抱着许多美丽的憧憬,盼望能在这新地方有着什麽不凡的际遇。可现实是残酷的,这一整天裡她什麽也没碰着,
漫画裡的情节都是骗人的!戴妍琦难过却又不怎麽意外的想着,也不注意看路,还真就撞上了一个人。

  对方估计也分神了,这一下撞得还挺重的,戴妍琦脚步一个没站稳差点就跌坐在地,对方则是手裡的的东西全掉了,透明文件夹裡的纸散得满地都是。

  「抱歉抱歉。」戴妍琦首先向对方道了个歉,「没,没事。」对方看来也有些慌乱,「是我没有注意看路。」青年边说边捡拾起散落的纸质文件,戴妍琦见了也一同帮他,在这期间两人就这麽沉默不语。
  「……谢谢!」在捡起最后一张纸而将其收入文件夹内,那人向她道了声谢。戴妍琦还想再说些什麽,却只见那人看了眼手錶,随即快步离去,连声道别都没提。

  而得知对方名字又是在她入社团之后的事了。
  选社团时戴妍琦直接跳过了那些明星社团,而选择一个看名字就知道挺休閒的电影欣赏社。原因也挺简单,戴妍琦表示那些热门社团活动太多,太累了她吃不消。
  第一次的社团活动时,她看着社长于讲臺上长篇大论,滔滔不绝说着社团未来的走向发展,颇有一番辩论社的架势。听着听着眼神和心思也逐渐漂移神游,戴妍琦开始观察起这陌生教室裡的一切事物,自教室摆设至窗外视野,最后乾脆看起了和她一同坐在这教室裡的同侪,观察起每个人在此刻的颜面表情以及在臺下的各种小动作。

  然后她看见了他。

  和第一次见面相差无几,那人仍是一身整齐乾淨的打扮,熨烫过的白衬衫服贴的垂下,眼镜这次倒是不再歪歪斜斜的挂在鼻梁上。
  他坐在前排的座位,似乎很认真的聆听臺上的发言,一本笔记本摊开在桌面。他的视线大部分停留在臺上,偶尔低下头,在笔记本上书写纪录着些什麽。浏海有些遮挡他的眼睛,从戴妍琦这角度可以看到对方低垂的眼角若隐若现于浏海的阴影下。

  她到后来才知道对方名叫肖时钦,是社团的主要干部之一。

  或许因为初次见面的时机有些特殊,两人竟也这麽熟悉起来,两人不时也有了些对话。

  「小戴,期末准备得怎发样?」
  两人坐在窗前,阳光透着玻璃撒落在两人身上,肖时钦看着戴妍琦的髮丝在阳光渲染下透着些淡薄金色。
  戴妍琦闻言一笑,「肖时钦学长!」她的眸子闪亮,不过肖时钦早猜到了她的心思,
  「别别别,你用这称呼肯定又是要我帮你什麽。」他摆了摆手,眼神却看不见丝毫无奈。
  
  「说吧,这次是什麽不懂?」
  
  严格来说,戴妍琦并不算是普遍定义上的学渣,成绩也还在中上程度,但和肖时钦比起来就算不上什麽了。肖时钦这个人,虽然看来普普通通,在人群中不会是个多显眼的存在,就是在成绩方面却异常突出。在知道这事后戴妍琦偶尔也会抱着讲义来找他解惑,对此肖时钦也总不厌其烦的协助,在放学无人的空教室裡,两人佔据窗边一隅,在西落的夕阳映衬下解着题,聊着天。

  那或许就是最接近爱情的时刻了。但当时的两人都丝毫不曾注意到这点。
  
  青春是段跌跌撞撞的旅行,拥有着后知后觉的美丽
  或许就像歌词所述,人总后知后觉的了解到青春时光之美好。戴妍琦也是如此,发现自己陷入恋爱的漩涡之中时满溢青春的高中生活早已所剩无几。

  她最后一次见到肖时钦是在他的毕业典礼上。两人相差一届,戴妍琦就和其他同届生一样坐在臺下,看着臺上的学长姐们,她环顾四周,试图寻找那熟悉的身影。
  她听见有提到那人的名字,寻着声音看去,肖时钦就站在舞臺侧边,手裡抱着花束,两人距离不过数呎。
  像是察觉到她的视线,肖时钦转过头,两人视线就这麽对上。戴妍琦在臺下可以清楚的看见对方脸上展露出的笑容。
  恍惚间戴妍琦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就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是因为什麽原因。

  从此之后肖时钦这人就消失在她生活裡,整整四年。

  戴妍琦原以为他们的缘分仅只于此,一旦错过就再也无法寻回。也没想到命运竟开了她这麽一个玩笑,而现在肖时钦又走入了她的生活裡,还跟她住同栋大楼呢。

  或许她错过了些什麽。那些日子早已无法挽回,并淹没在现今生活所带来的一切压力和劳累之下。那些天真岁月成了一段段美丽回忆萦绕在脑海,偶尔像投石入潭所激起的沙石般,因现实的一些所见或感触而再度忆起,但最终仍会沉淀下,回归脑海的最深底处。
  但那又何妨?
  岁月纵然已逝,她仍有现下光阴。而现在神给了她个机会,戴妍琦不会也不愿再错过。

  或许,有些事她可以重新开始。

Fin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