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殘月

慢更

发现时早已为时已晚。

那病就如毒素般,慢慢的侵入全身。
先是渗入皮肤,然后随着血液蔓延至全身,感染所有脏器,最后深植骨髓。
感染时毫无徵兆,直至感染末期才过于迟钝的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

平时仍和常人无异,在旁人看来,你与平时没有丝毫不同,过于淡薄的症状让你几乎以为你还很正常。

而异变总在夜深人静时开始。
脑内嚎啸着,嘲笑着无药可救的你,体内的每一滴血液无不奔腾,诉说着你染病的事实。
你不禁想到一些画面,那些过去从不在意的琐事被你一再放大,所有的过往都带有全然不同的意义。千百种感触于你心中,狠狠的撞击着每一处,每一次都是种不同的感受。

你最终不得不承认,你病了,还病得太重。
你对这病毫无办法,只能任由它在体内作乱。
而这病魔还有着个好听的名字。

爱情。

评论